關於部落格
  • 391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hJi Talk(10)--記者與妓女

記者與妓女

有位泛爛霉體記者在凱達格蘭夜市採訪時,碰到一位日日舂的公娼,記者好奇的問這位妓女,「妳來這裡找人客?」妓女告訴記者,以前藍軍的人客都到夜市來加入紅軍了,所以她只好轉到夜市來拉客。於是兩人聊了起來。

記者,「我們記者現在都被人家稱之為 “妓者”,男的叫 “男妓者”,女的叫 “女妓者 ”,社會地位向下沉淪,跟妓女差不多。」

妓女,「以前你們記者不是被人稱之為 “無冕王”,怎麼淪落到這款地步?」

記者,「你們是出賣肉體,我們是出賣靈魂,侵犯人們的隱私、編造謊言、顛倒是非,用筆殺人,幹過的壞事,簡直罄竹難書,記者已經變成無血、無淚、無“卵葩” 的動物。」

妓女,「不管怎麼說,你們現在是全台灣最 “神勇” 的一群,政府官員都怕你們,連總統都被你們打得扁扁的。」

記者,「妳有所不知,記者出外一條龍,在內一條狗,到外面跑新聞時,生龍活虎,回到辦公室,頓時陽痿,有如喪家之犬,神勇個屁!」

妓女,「你們記者怎麼跟我目前的紅軍人客一樣?他們在太太面前不行,一來到日日舂就神勇起來。」

記者,「據說紅軍看到紅色才會勃起,那妳服務他們時,有沒有改穿紅色內衣、內褲?」

妓女,「當然有,我還在叢林戰略地帶,插上三面紅旗,紅軍一見到旗子,馬上高喊:毛豬席,萬歲!隨即提槍上陣,大躍進,準備壯烈陣亡。」
 
記者,「原來妳的創意也不輸給那個叫范渴親的傢伙,以後妳不妨在下體畫條那斯卡線,以免紅軍 “搞” 錯地方。」

妓女,「畫是可以畫,萬一碰到那個失明的,那斯卡線就無效了!失明的根本看不到那斯卡線,聽說他還是個糊塗砲兵官,常把前方,錯打成後方,夭壽咧,我有長痔瘡哩!」

妓女接著說,「現在台北街頭到處都是紅衛兵,我看你們也都穿紅衣,戴紅帽,女記者還戴紅奶罩,好像沒看過你們穿綠衣?」

記者,「我們的老闆以前穿藍衣,現在都改穿紅衣了,我們不穿紅衣,行嗎?老闆常威脅我們:我要你們怎麼幹,就怎麼幹,要你們穿紅衣,就別給我穿綠衣,要你們去總統府打扁,可不要學失明的摸魚,跑去中正廟洗澡、大便!」

妓女,「那你們真的比我們不自由,我們要站著幹、坐著幹、躺著幹,高興怎麼幹,就怎麼幹,老鴇給我們最大的自由!」

記者,「真羨慕妳們,記者實在不是人幹的!本身是狼狗的紅媒老闆把記者也當狗,我們當狗,還得到處亂咬人,凸顯自己是一隻紅色的惡狗,否則就會被老闆一腳踢出去,當流浪狗!」

記者悔不當初的說,「大學唸大傳系時,以為記者是條龍,畢業後才知道記者是條狗, 混口飯吃的狗罷了!」

妓女,「我們還不是跟你們一樣,大家都是靠一張嘴混口飯吃,只不過你們靠上面那張嘴,我們靠下面的。」

記者,「現在記者連處境也跟公娼一樣!」

妓女,「為何跟公娼一樣?」

記者,「因為現在台灣民眾談到記者,人人“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