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91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hJi Talk(12)--「天下圍攻」其實是「中國圍攻」!

「天下圍攻」其實是「中國圍攻」!

以施明德為首的「倒扁」紅軍,提出十月十日「天下圍攻」,包圍總統府,意圖藉機羞辱阿扁總統之陰謀,昭然若揭。其實所謂「天下圍攻」根本就是「中國圍攻」!因為長期以來,中國人所謂的 “天下” 只不過是 “中國” 的代名詞而已。
 
中國人自古以來只有 “天下”,並沒有 “世界” 這個概念,禮記「禮運大同篇」所說的「天下為公」,難道這個 “天下” 指的是世界嗎?非也!考諸於古代漢語,禮記所說的天下,其實僅限於當時華夏民族所居住的整個中國。孟子離婁篇云:「人有恆言,皆曰天下國家,天下之本在國,國之本在家。」漢代學者趙歧對此的註釋是:「天下謂天子之所主,國謂諸侯之國,家謂卿大夫也。」,顯然,這裡的 “天下” 指的是:比諸侯國大的周朝天子統治之疆域,涵蓋的範圍並不大。難怪孔丘會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嘆。

「天下」一詞在儒家的經典「論語」出現11次,在「孟子」出現180次,全都是指當時的中國版圖。另外,古代漢語有關 “天下” 的用語,讓我們耳熟能詳的,諸如 「天下太平」、「天下大亂」、「三分天下」、「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也都是指中國,絕非世界!

由於中國人長期生存在封建的農業社會,養成牢不可破的 “天下” 觀,這種固步自封的觀念,甚至到了16世紀仍未絲毫改變,明代萬曆年間,耶穌會教士利馬竇曾看過當時的中國人所繪的地圖,大明帝國15省位居中央,四周均為小國。利馬竇展示當時歐洲人繪製的「萬國全圖」,給明朝的士大夫看,這些飽讀詩書的士大夫一見到大明帝國不在地圖中央,非但沒大開眼界,反而斥之為「邪說惑世」。由此可見,長期浸淫在孔孟思想的中國古代讀書人,只是一群坐井觀天,眼中只有中國,沒有世界的迂儒罷了!

直到19世紀,海禁大開,中國人才真正打破這種狹隘的 “天下” 觀,始知除了中國外,還有世界其他各國。有識之士鄭觀應在其「盛世危言」狠狠的棒打中國人的死腦袋,他說,「中國其名有天下,實未盡天覆地載者全有之,夫固天下之一國耳!」,鄭氏這些言論,等於告訴當時的中國人:別以為中國就是天下,中國只是萬國其中的一國而已。

中國人唯我獨尊的“中國”泡沫,被戳破後,連 “中國” 這個稱呼也變成笑話,清末戊戌變法期間,經學大師皮錫瑞之子皮嘉祐曾戲言:「若把地圖來參詳,中國並不在中央,地球本是渾圓物,誰是中央?誰是四旁?」,皮嘉祐一語道破中國人自稱自己的國家為 “中國”,其實是狂妄無知的「天下」觀所造成的笑話!

綜觀中國人的「天下」觀,再回頭檢視目前統派媒體炒作的「天下圍攻」,顯然,這個 “天下” 就是 “中國”!只有時時將七百顆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國,才會 “圍攻” 台灣!

種種跡象顯示,此次施明德發動的「天下圍攻」只是中國對台超限戰的一部分。一方面,中國在外“圍攻”台灣的外交生存空間,封殺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另一方面則蠱惑台商大膽西進,利用紅頂商人“圍攻”台灣政府,以商逼政。進一步收買統派政客、媒體 “圍攻”台灣,在島內製造輿論,並暗中操控赤色軍團在台灣搞文革,到處搧風點火,紅色狂潮舖天蓋地,席捲而來,以達成其沖垮綠色本土政權之陰謀,這不是「中國圍攻」,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