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91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hJi Talk(13)--天下「偽」攻

在AhJi的宏文之前,我先引用兩則中央社的新聞,當做此「劇」的輔助說明。

(中央社記者謝佳珍台北十三日電)反貪腐總部今天公布九月九日至十月二日的財務狀況,新台幣一億一千一百多萬元的承諾金已支出四千一百七十萬八千餘元,結餘六千兩百六十二萬兩千餘元,其中,以廣告費支出兩千一百四十七萬元占大宗。活動副總指揮呂台年說,近期公布原始單據供大家審閱。
反貪腐總部上午召開「感恩,反省」記者會,活動發言人范可欽、新聞總監張富忠、副總指揮李新、盛治仁、呂台年等人一字排開,鞠躬感謝大家的支持。
呂台年公布總部帳目,他說,一億一千一百一十九萬五千兩百零五元承諾金,扣除民眾申請退還四萬六千六百五十元後,十月二日前共支付十八項,分別是零用金兩百零九萬三千元、生財器具(桌、椅、冷器等物品)五十二萬三千九百二十七元。
路權保證金三十九萬元、濟南路總部房租五萬元、薪資支出四十萬六千三百五十七元、場地費一千三百一十五萬八百一十元、文具費十九萬六千五百九十元、運費物資七萬六千六百八十元、油費電信費二十萬五千五百七十元、修繕費二十一萬七千七百八十元、廣告費兩千一百四十七萬七千九百零四元。
保險費四萬八千六百九十八元、文宣設計費三萬一千一百元、交通車資十七萬三千五百三十八元、誤餐費二十一萬八千七百三十四元、書報雜誌費五千三百二十二元、雜項十二萬八千五百五十九元、雨衣、清潔費二百三十一萬四千零七元。
呂台年說,截至十月二日,已支出四千一百七十萬八千五百八十二元,結餘六千兩百六十二萬兩千四百二十三元。
另外,針對非凡週刊最新一期報導「倒扁商機,許博允、范可欽雨露均霑」,媒體記者詢問相關人士,范可欽表示,他承包哪些工程,請拿出證據,總部過兩天公布帳目後,大家可以看看相關人士是否有分食狀況。
(中央社記者吳素柔台北十四日電)反貪腐總部昨天公布帳目,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孟義超今天表示,倒扁總部標舉反貪腐,自己應該要有起碼的標準,但收支帳目沒有細項,核銷機制也不清楚,像一筆「糊塗帳」,社會大眾看得一頭霧水,倒扁總部應該釐清。
倒扁總部昨天公布九月九日至十月二日的財務狀況,一億一千一百多萬元的承諾金,已支出四千一百七十萬八千餘元,結餘六千兩百六十二萬兩千餘元。
孟義超上午表示,倒扁總部公佈的帳目表,理論上應該公佈專業會計師、律師核可後的收支帳表,例如最簡單的「應付貨款」或「應付帳款」;但帳目沒有看到專業會計準則的作業,收支帳沒有細項,像一筆糊塗帳。
他指出,倒扁總部原本表示每天要公佈帳目,後來「因為很難整理,所以遲不公佈」。公佈後,又沒有好好整理,科項的列舉令人疑惑;例如文宣設計費三萬一千一百元,就專業標準來說,費用應該不只這些。
孟義超表示,大家更關心的是,帳款有沒有一億元承諾金之外的?有沒有「外帳」?倒扁總部副總指揮李新前幾天才講經費快用完了,可能要再募款,這與昨天的公佈帳款差距甚遠。希望這些現象,倒扁總部能釐清。
他進一步指出,倒扁總部多久結帳一次?核銷機制究竟如何?會不會倒扁活動結束時,一次要核銷五、六千萬元?整個過程無法一次、一人專責講清楚,令人一頭霧水,倒扁總部應該說明。

ahjiTalk

天下「偽」攻


有個失明的丐幫幫主叫施酩得,性好酒色,因加入熱門新行業「打扁業」,吸金億元,口袋麥克、麥克。幾天前,他又到唯閣酒店消費,施幫主享受紅酒,左擁右抱,吞雲吐霧之際,突然有個身穿紅衣的酒客,怒氣沖沖的走過來,找他理論。

紅衣客,「喂,姓施的,你應該去凱達格蘭那裡繼續 “天下圍攻”,怎麼圍攻到唯閣來抱美眉?」

施幫主,「凱達格蘭連洗澡的地方都沒有,那裡那會是我的天下?這裡有酒,有女人,才是我的天下!現在 “天下圍攻”尚未成功,你們泛爛同志仍須努力。」

紅衣客,「你當時要我們捐100元時,是怎麼跟我們講的?你說過,不是阿扁下台,就是你倒下。你搞什麼 “天下圍攻”,攻了一個多月,結果阿扁沒倒下,倒是你倒在美眉的懷抱裡!」

施幫主,「我又沒說要倒在棺材裡!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坐牢的那段時間外,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倒在女人的懷抱裡!」

紅衣客,「我捐100元給你,是希望看到你的自焚秀,你不是寫好遺書,發誓要以身殉道,怎麼沒看到你自焚?」

施幫主,「捐100元,就想看自焚秀,天底下有那麼便宜的門票嗎?你告訴我,世界上那個秀場有自焚秀,而且門票只要100元?如果有,我失明的也願意花100元去看那場秀。」

紅衣客,「哇塞,我看你是金光黨,失明是假裝的,騙錢是真,不然失明的怎麼也可以看秀?」

施幫主,「你怎麼知道我失明是假裝的,不然你也假裝失明給我看看!」

紅衣客,「我又沒失明,怎麼假裝?假如我假裝失明,你若真失明,你看不到,你若沒失明,也可假裝分辨不出來,你還真會詭辯!」

施幫主,「是你自己不會偽裝,你看我明明是個 “衰” 哥,但我都敢扮成帥哥,我散亂的髮型,戴副太陽眼鏡,很多女粉絲還不是把我當成阿湯哥?果然你們泛統民眾是一堆飯桶。」

紅衣客,「你居然笑我們飯桶,那我捐給你的100塊,退還給我!」

施幫主,「笑話!你去問全世界的乞丐,有沒有人捐100塊給乞丐,還向乞丐討回100塊的?」

紅衣客,「不然,你退我50塊,讓我買包長壽煙。」

施幫主,「捐錢給乞丐,還要乞丐找錢,我當丐幫幫主這麼久,可是第一次聽到!」

紅衣客,「現在,天下圍攻攻垮了自己,退場了,你們丐幫為何不敢公佈詳細的帳目?我要向警方舉發你 A錢。」

施幫主,「天底下有那個乞丐須要公佈自己的所得、開銷?再說,乞丐的專長是 “ 乞” 錢,不是A 錢,青瞑黨宋處魚的那一招,我還沒學會,正想移樽就教哩!」

紅衣客,「看樣子我們紅衣教徒果真是中邪了,居然把乞丐奉為教主,顯然,你搞的根本不是天下 “圍” 攻,而是天下 “偽” 攻,我們圍攻還捐錢,你們偽攻又騙錢,難道我們紅軍是一群跑龍套的笨蛋?」

施幫主,「笨蛋!問題出在台灣有幾十萬神經病,相信我有能力搞革命!心甘情願掏錢給我們丐幫,難道你沒聽過我的 “三不” 哲學:不主動討錢,不拒絕捐錢,不負責退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