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91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應該這樣看陳瑞仁檢察官

實在是非常弔詭和諷刺。不相信司法的藍、橘、紅,把陳瑞仁當成英雄,(我記得有一家電視的女主播甚至還說陳瑞仁是「扮豬吃老虎」),因為他們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而一路下來相信司法能還清白的陳水扁,放棄憲法給予總統的保護,配合檢察官的辦案,能說的說了,不能說的也只好說了,結果檢察官卻認定他說謊,不但把扁已經說的部份「全都露」,阿扁不能講的都變成謊言,然後第一夫人成了「既成犯」。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這位被反扁陣營當成英雄的陳瑞仁?
幹醮他當然是一個辦法。
不過也許我們可以從顧立雄律師的話來解析陳瑞仁為何用這樣粗糙的方式辦案、起訴。說穿了,陳檢察官有來自藍、橘、紅的「不可承受之重」的壓力,你想他如果不起訴第一家庭,他的老命保得住嗎?
觀察一下就可以理解,陳瑞仁成了反扁陣營的英雄之後,從他的父母、小時候的老師、鄰居、房東都被挖掘出來,陳瑞仁在鄉間買的農舍農地也都成了新聞,當事人陳瑞仁都說現在不敢到農舍去。
「不敢去」這話,我們不妨這樣看︰如果陳檢察官十一月三日沒有起訴第一夫人,所有他的這些個人資料一定成了反扁陣營、紅衫軍找他算帳的最好情資。
所以陳瑞仁的個人資料,可以拿來「兩吃」。起訴了第一夫人,反扁陣營和紅衫軍就是這樣消費他的個人資料。他說不敢去農舍,是如釋重負;如果他沒有起訴第一夫人,他一定更會說不敢去農舍,因為他將面臨恐怖的局面!
從這樣的角度來觀察,也就不難理解了。在起訴與不起訴之間,哪一種選擇對他的身家性命最有保障?陳檢察官現在會說萬一自己「陣亡」這樣的風涼話,因為他深知台灣現在沒有白色恐怖,阿扁只有挨打的份,總統或「有關當局」誰敢動他一根毫毛?但是台灣現在卻有「紅色恐怖」,在電視機前所有觀眾前,紅衫軍的林正杰都敢動手打人、還揚言「見一次扁他一次」,陳瑞仁檢察官是聰明人,起訴與不起訴之間,哪一種會讓他「陣亡」,用膝蓋想也知道!
來方齋的朋友留話說︰
「媒體再三報導龔金源否認當阿扁的線民,收受國務機要費。龔的家人也接受媒體采訪,保證龔絕對沒有參與阿扁的秘密外交。媒體的目的是要強調阿扁在瞎掰。
有腦筋思考的民眾,有沒有懷疑這個邏輯?假如你人在中國做生意,你敢承認你是台灣派來的特務嗎?共產黨不把你抓去槍斃才怪。換是我,我也會跟阿扁來個不認賬。Sorry, 阿扁坐牢好過我爸爸被槍斃,你說對不對?」
陳檢察官是幹練的司法人員,他對這樣的道理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他又會在這麼清楚不過的邏輯下起訴第一夫人,說穿了,他和龔的否認之舉有「異曲同工」之妙,「日頭赤炎炎,隨人顧生命」,反正起訴了之後,把這個政治問題簡約成法律案件,該洩露給中國的也都洩露完了,對藍、橘、紅都有交代,這個「不可承受之重」推給法官去,至少法院是「合議庭」,也許三個肩膀比較扛得起來。
阿扁一直堅信司法能還他清白。我也一直堅信司法是正義的最後防線,對謝清志博士案我抱著這樣的信念,對國務機要費案也是如此。
只是司法正義需要司法人員去體現,當出現「不可承受之重」的政治問題時,司法人員能否真的捍衛司法、釐清真相、維護人權和國家安全?我已經沒有把握。當紅衫軍在耳邊喊打喊殺之際,司法人員第一個想到的,和龔先生的思考是一樣的!

★妙子那邊有一篇「陳瑞仁,你看什麼看!」的文章,是另外一種角度觀察和評論,值得一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